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曼哈顿 那些支持堕胎权的抗议者们

2022-05-22| 发布者: 赣榆百科网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周二(5月3日)晚上,数千示威者聚集在曼哈顿下城的弗利广场(FoleySquare),抗议最高法院可能推翻近半个世纪......
围挡 https://www.xinglutong123.com/

周二(5月3日)晚上,数千示威者聚集在曼哈顿下城的弗利广场(Foley Square),抗议最高法院可能推翻近半个世纪以来保障堕胎权的罗伊诉韦德案(Roe v. Wade)。

一大群人聚集在弗利广场,抗议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可能性。

许多人穿着绿色的衣服,这是堕胎权利运动者的标志性颜色,挥舞着各种愤怒的标语,“我的身体,我的选择”和“父权制必须结束”的口号在整个地区回荡。

纽约总检察长詹乐霞(Letitia James)分享了她自己多年前在市议会任职时曾堕胎的经历。她鼓励人们将他们的愤怒转化为行动。

詹乐霞发表讲话。

“这是一个行动的号召,我的朋友们,”詹乐霞在欢呼声中说。“你们的未来不掌握在美国最高法院的手中,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,而不是沉默的时候,因为沉默就是敌人。”

总检察长补充说,她正在努力建立一个专门的基金,为寻求安全堕胎的州外妇女提供财政资源。

反堕胎团体在集会上积极派发海报和标语。

参加集会的还有其他有过堕胎经历的人,比如60岁的马西·肯普纳(Marcy Kempner),她坚定地说,她希望看到“女性健康被写入法律”。

肯普纳说:“让最高法院随意决定此事,这不是一个拥有自由和公平国家的方式。”

阿兰萨苏·霍尔基拉(Aranzazu Jorquiera,右)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学生,她说她担心最高法院会剥夺堕胎以外的其他权利。

26岁的德里克·霍尔姆斯(Derek Holmes)说,他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他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:堕胎使他“免于成为一个没有能力的父亲。”

霍尔姆斯说:“我认为许多男人没有看到拥有这项权利的重要性,它不仅仅是经济问题。我永远无法理解拥有一个不想要的孩子是什么感觉。”

一名妇女拿着一张海报,上面写着“子宫是我的”。

对包括82岁的特蕾莎·斯温克(Theresa Swink)在内的一些人来说,周二的抗议是一场旧的斗争。

“这让我心碎,”斯温克说,她回忆起年轻女性去“边远地区”堕胎的时代。“我没想到我还得再来一次。”

示威者在广场集会上举着最高法院六位保守派大法官的头像。

该活动还吸引了上西区一所私立学校的十几名青少年。

“我很失望如果这变成现实,”17岁的朱丽叶·奥谢(Juliet O’Shea)说。“去年,我们参加了妇女大游行。那时我们是在保护自己的权利。今天我们为她们而战。”

15岁的王安娜(Anna Wong)带来了她参加妇女游行时的标牌,她说她保留它是为了记住那次经历,"而不是再次使用它"。

在弗利广场,人们高呼“父权制必须结束!”

如果最高法院坚持并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,一些州将立即或非常迅速地禁止堕胎,这些州主要在中西部和南部。但纽约州立法机构在2019年通过了《生殖健康法案》,该法案确保了即使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,也能确保纽约州居民的堕胎权。

纽约州首位女州长凯西·霍楚尔(Kathy Hochul)周二晚间在奥尔巴尼的一场集会上说,争取平等的斗争根植于纽约州的DNA中,可以追溯到女权运动时期。

“自由女神像矗立在我们的港口,向所有受压迫的人伸出了她的手,”霍楚尔说。“如果你生活在一个他们愿意剥夺你权利的国家,那么你也是被压迫者之一。”

她补充说:“来纽约,这是你的避风港。到我们的州来吧,我们会照顾你的。”

除了弗利广场,人们还聚集在华盛顿广场公园示威。

曼哈顿区长马克·莱文(Mark Levine)在弗利广场的集会上说,纽约需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成为全国的领导者。

“我们需要明确表示,我们张开双臂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人,”莱文说。“这里应该是免费的,我们应该为任何想堕胎的人提供便利的交通。”

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(John Roberts)周二证实,《政治》杂志(Politico)的报道是真实的。该报道称,最高法院推翻联邦堕胎权,将让各州自行决定是否允许堕胎。不过报道也表示,最终裁决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公布,可能仍会有变化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赣榆百科网 X3.2  © 2015-2020 赣榆百科网版权所有